>
公告:色天使|色天使影院|色天堂|色小姐|色天堂|色哥哥影院全新改版,内容更加丰富!支持我们请告诉给您的朋友们,谢谢

当前位置:校园情色


R,O,O,M,S 一~二

>一、小师弟的起床号

  半睡半醒之间,有人动手抢我的被子。我反射性地抢回被子、把它团团抱在怀
中。这虽然可以还我一些暖意,却使得我空门大开。

  「啪!」

  双腿传来一阵热辣辣的触感,那是习惯了的藤条笞责;可是另一个声音便不寻
常了。「给我起来!」那是一个娇嗔好听的女声。

  「大师姐?」我半梦半醒中说︰「男女授受不亲,你怎麽闯进我的闺房……」

  「住口!你以为我想吗?」师姐怒斥道:「师父师母遇上件急事、带了几位师
兄全出门去了,今天就由本姑娘来管教你们这些不肖子弟!」

  ……咦?意思是说……

  她看我不动,又狠狠地一鞭打下。

  ……这不是我梦寐以求的良机吗?我立刻万分清醒,表面却装得和原来一样。

  「饶了我吧师姐……再让我睡一下……」我故作昏沉状。

  「还睡?看看现在是什麽时辰了!」眯着的眼角瞥见师姐高举藤条又要打下。

  我突然翻转起身,避开着第三鞭,运指如风,很快点了她肩井、环跳四穴。

  师姐双膝一软,往下伏倒,趴在床边威风丧尽、花容失色地说︰「你、你什麽
时候……」

  我冷笑道︰「你以为我还是那个任你责打出气的新入门菜鸟?」

  话毕来到她的身後,也不多废话,一双咸手便托住师姐的双峰。

  「呀!」她又羞又气地说︰「你、我可是师父最锺爱的女儿,你胆敢行此欺师
灭祖之事?」我只制住她的四肢,头颈躯干灵动如初,师姐登时扭动挣扎起来。

  「我有什麽不敢?」我托起她瓜子型的俏脸蛋,恣意吸吮几口,才继续说道:
「不信你尽管试试,现在就大叫非礼,待其他弟子赶来。我有把握在他们到来之前
把你剥个精光光、赤佻佻,让他们大饱眼福、你再也没脸做人,然後我还有把握闯
下山没人拦的住我。你要不要试?」

  师姐沉默了下去,我可不给她考虑的时间,帮她宽衣解带起来。

  「啊」等她一双酥胸见光,可没有再试的机会了,师姐气急败坏地说︰「你、
你公然行此贼事,不怕有人突然闯进来看到了?」

  「哈哈!」我双指往她乳枣一掐,师姐呻吟一声,才说道︰「其他师弟们都知
道师姐在教训人,谁敢闯进来?不过如果你叫得再好听些,就难保不惹起他们的好
奇心了。」

  师姐羞愤难当地说︰「你、你这小贼……啊、啊……不要这样弄……」

  她被我挑起慾火,玉体酥软倒在炕上,拼命咬着嘴唇免得叫出声来,模样甚是
可爱。我藉机掀起她的下摆,单只色手毫不避忌地伸往她的私处。

  「啊!那、那里不可以……哦呵……」她急得快要哭了出来,可是只能任我的
手指在她的小穴边又搔又摸,却没任何办法。

  我摸了摸,失望地说︰「切,你不是处女啊……便宜了哪位师兄?」

  师姐面上一红,并不说话。我暗自叹了口气,表面上淫笑着说︰「没关系,不
管是哪位,总之过了今晨、他的帽上不免绿油油的了……等等,莫非不是师兄,难
道是师父这个老不羞的?」

  「住、住口!」她浑身剧颤,喝斥道︰「我也许不算烈女,可是也不能跟生父
行此事,岂非猪狗不如?谁跟你这淫贼比肩!」

  我嘿嘿冷笑两声,心平气和地说︰「我入门两年多,今日才知我是淫贼,各位
也未免神经太大条。如霜别生气,我这淫贼教你一个好玩的玩意儿。」

  师姐恨恨地说︰「竟敢直呼我名!」

  「你的淫豆我都敢直摸,闺名哪有不敢直呼之理?倒是如霜你别忘了小声些,
免得惊动了其他师弟面上不好看。」我把手伸往她的大腿内侧,摸了几下,压着一
点说道︰「这里有个穴道,师父绝不会教,你猜猜点下去之後有什麽功效?」

  见她面上一红,我便知道她猜着了,登时毫不客气地点了下去。

  「啊啊……呜……嗯……」如霜师姐呻吟一声,又咬住嘴唇拼命忍住,可是刚
刚稍微消退的慾火又熊熊燃起,一双原本烂软的胸峰高高怒挺,峰尖枣胀大不少、
红得发紫,缀在白皙的肌肤上,任谁看了都会想咬一口。

  我何须顾忌,当下把她身子翻过来,一口咬下。

  如霜淫叫一声,求饶道︰「噢!不可以……求求你,我不想给别人看到……」

  「是吗?那麽乖一点。」我把她的衣物远远抛开,自己也脱光,爬上炕舒服地
仰躺着,望着她说︰「不是第一次了总有些常识,自己知道怎麽做?」

  师姐望见擎天肉柱,面上红一阵白一阵,最後还是只好咬着嘴唇,跨坐在我的
腰部上方。我老实不客气地双手箕张、五指各成爪,紧紧地抓住如霜的两边屁股,
一阵来回搓揉之後,再扒开双臀、照肉棒猛力压下。

  「噢噢、啊、啊!」如霜师姐娇躯猛颤数下,上身前倾,本来是想用手撑住,
偏偏刚被我解穴、没力气,就这样倒在我身上。

  喔喔!一双软嫩的巨乳就顶住我赤裸的胸口,爽毙了。

  她回过神之後,想跑,我哪会给她机会,分出一手压她的背脊,迫使她的上身
继续贴住我的胸膛滑动;另一手留在原处,伸指攻击如霜的菊穴。

  「不、不要弄那边,好脏……啊啊、噢、哦呵……」师姐拼命挣扎,淋漓的香
汗顺着不知何时披散的长发滴落,模样甚是性感。

  岂只如此,一粒粒火热的乳首,紧紧被夹在豆腐般的嫩肉球和我的胸膛间、在
那儿滚动,那种感觉说有多舒服就有多舒服。我得了便宜自然卖乖,巨棒上下左右
旋转搔弄着她的阴唇、肉穴。

  如霜舒服地流出几滴情泪︰「啊、怎麽可以……怎麽在里边又变大了……」她
的蜜汁汩汩流出,看来经验不少。

  嘿,这麽一来,要让她舒服是很容易,光这样却无法让她永远依恋我了。

  我眼角瞥见她遗落在炕角的藤条,看它来得正好,一手抄起,便狠狠往如霜得
美臀招呼下去。

  「啪」地巨响过後,师姐惊慌地说︰「不、不要……」

  「放心,别人听见了,也以为事你在打我,没人会以为是我在打你。」说话之
间,我一边运动腰部继续刺激她的淫穴,一边手起鞭落、留下许多血痕。

  被我说中心事,如霜面色绯红,吃吃地说︰「不只是这个,你、你奸就奸,为
什麽要鞭我,好痛……啊、啊啊、噢……」

  「你两年来打我那麽多下,我打回你一两下不行?而且,你不是很享受吗?」
我轻轻抚摸那敏感的血痕,又偶而重重打下,她果然淫水大泛滥,拼命扭动,穴壁
紧紧夹住肉棒。

  像是抗衡一样,如霜夹得越紧,我的肉柱越大越长,用力地顶了回去。

  「啊、啊啊,不行了,快抽出来,要丢了……」师姐泣声哀求。

  「你搞错了吧?是你要丢了,我还没爽够哩!」我越发兴奋,干得越起劲。

  「不、不,别这样,唉……好舒服,我会发疯……不、那里不要……啊!」我
恶毒地用小指刺入如霜的屁股,羞耻心和感官享乐的矛盾感受使她不由得不到达了
顶点。我的肉棒感受到大量淫水的滋润,只有更加勤力以报。

  蜜豆、阴唇、尿口、菊穴、阴道、狙点、子宫口、乳首……每处敏感带都持续
接受强烈的刺激,如霜的心帆在浪顶徘徊波动硬是下不来,狂风暴雨中被我蹂躏了
好半晌,我才放过她,大量白液注在师姐的玉腹。

  如霜整个人虚脱下去,瘫躺在我的胸口。可是我还不打算放过她,一下子又封
住了她几大要穴。

  「你、你还想把我怎麽样?」她的玉颊生烧,语声中愤恨但又带些期待。

  「这个东西不错。」我把行李收拾收拾,从中取出一枚按摩蛋,呈在师姐的眼
前说道︰「如霜,这东西昵称『跳豆』。如果我把它用布条裹在你的私处、贴紧你
的小豆豆,接下来就逃下山不管你了,你会怎麽样?」

  如霜立刻吓得花容失色,颤声说道︰「你、你敢!你真的这麽做了,我发誓今
後一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哦?意思是说,如果我不这样做,师姐便打算放过我了?」我冷笑道︰「师
姐你搞错了吧,你最好想清楚,经过了今晨,今後能满足你的人只有我了,你连恳
求我都来不及哩!我怕你追杀我?」

  边说着,我一边快手快脚地照话做了。把按摩蛋固定在她大阴唇间之後,还觉
得有点不够,又再点了一次如霜的催淫穴。

  「啊!噢,呜呜……」她哭着说︰「不,别这样,求你了师弟,别这样!」

  「师姐,我上学去了。」我冷笑着说︰「离开前会帮你锁门的。还有,一般点
穴能持续十二个时辰,我独门手法精妙、三个时辰後便自解;只是到时候,不知道
你还有没有力气下床?别了,有缘再见!」

  话毕我收拾好书包,头也不回了离开了这个房间。



二、男学生充当药师

  虽然寄居在道场,可是我的本职是学生,每天还得正常上下学。当然,就我来
说自己的学校生活已经够「正常」了,别人眼中可能有些异样也说不定。

  每天我都在人最多最挤的时刻,搭乘捷运上学。原因无它,捷运车厢是色狼出
手最佳场合。公车上的话每「车」都会有司机、虽然他们不见得肯负责维持秩序,
而且逃脱也远比捷运车厢中困难。

  今天也是一上车就物色猎物。哈!那女人身材不错。她的身材相当高朓,约有
一米六五左右,耸挺的胸部和蛇板似的细腰,只有「辣」一字可以形容;皮肤虽然
没有如霜师姐那样白皙,也算是如脂如膏、高雅的象牙色,而女式西装底下穿着腿
上三十公分的短裙,裙下的裤袜居然是黑色,还穿着红色的高跟鞋,抢眼的色泽和
颈项露出的浅色肌肤相映成趣……哇,嗑,这不是我高中班上的国文老师吗?

  嘿嘿,我早想染指黛蓉老师性感的胴体,这下定教你插翅难飞……

  可恶,在我不动声色地像老师挤过去的时候,居然有人捷足先登。

  那是一个又肥又短的中年男子,可恶,你敢把我的美肉──偏偏黛蓉老师咬住
朱唇微微地摇着头,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气死人了……

  ……等等,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很快把自己拟出的一百零八条强奸计划复
习了一遍,想出对策,便矮下身子,偷偷摸摸的从书包中摸出了大麻烟,一口一口
地吸进肺腔中。

  这招很伤身,非不得已,我是不想用的;即使如此,在车厢中吸烟也要小心翼
翼,一但被发现而挨了白眼,就什麽都办不成了。吸够麻烟之後我秉住呼吸熄掉了
烟塞回书包,便算准时间,往老师挤了过去。

  那老头还真不客气,一手大大方方地伸进老师的鼓间,另一手隔着上衣、胸罩
挠弄她的乳尖,仍然让老师脸红到耳根,好像很爽的模样。我准备妥当,猛然出指
点了老师腿尖的淫穴、一边捉住老色狼的手拉出那儿,以不会让他痛到叫出来的程
度扳住色狼的手指,恶狠狠地低声对他说道︰「给你些面子,识相的自己滚!」

  老色狼连忙慌慌张张地点点头,挤往另一车厢去了。黛蓉老师这可慌了,下体
更加搔痒难忍,却没有人再帮她止痒了。

  她不得不顾及礼貌,勉强回过头来说︰「谢谢你……唉唷!是你!」

  「老师,是我。」我说︰「学校到了,下车吗?」

  黛蓉老师除了尴尬地点点头,和我一同往学校走去,还能怎麽样?

  我等两人离开最拥挤的地方,低声对她耳语道︰「老师,刚刚的事情,我一辈
子不会说出去,也不会再提起的。如果老师希望,我现在就把它忘掉。」

  「……谢谢你……唉唷!」老师眯起了眼睛,挥挥手说︰「好重的烟味,你居
然偷抽烟。」「老师不要罚我,我在学校不会抽的,可是烟瘾有了实在忍不住。」
我明知她才不会罚我,还装老实诚恳地说。

  黛蓉老师吸了烟有点晕,跨下又搔痒难忍,好一会儿才回神道︰「那就好。」

  我藉机说︰「老师,你好像有些不舒服,先不要去办公室,我送你到保健室躺
躺怎麽样?」

  「咦,可是……」她犹豫着说︰「保健室医生总是迟到,现在那里应该锁着还
没开门……」「老师你放心,我们学生都知道保健室的锁坏了,用种特别的方法就
很容易窍开,放学後就可以偷溜进去睡觉。」我继续鼓励她。

  我猜她现在一定迫不及待要找个地方手淫,保健室有床自然比女厕舒适几倍,
这样一想老师便连忙说道︰「好,带我去吧。」

  保健室的锁哪里坏了,坏了还能办事吗?不过,那种普通门锁自然拦不住我。
我服事老师和身躺下,不等老师出言赶我走,连忙问道︰「老师你哪里不舒服,是
不是觉得刚刚被弄得太舒服、不,太不舒服,有点头晕恶心?」

  她被我说中心事,脸色一红,嗔叱道︰「说好不再提那件事的!」

  「是、是,」我说︰「其实我常犯头痛,知道头痛药在哪,吃了那药很能提起
精神,老师要试试看吗?」

  老师犹豫片刻,才说︰「好吧,给我几颗。」这下真的中奖了,麻烟和随指一
点的淫穴效力没那麽大,但是如果让黛蓉吃了我给的药,嘿嘿。

  我假装从药柜拿药,其实从书包里拿来吃饭的家伙给老师服下。老师吞水服後
虽然觉得清醒了些,可是小穴却更麻痒难当,眼巴巴望着我离去。没想到我拿了书
包走到门边犹豫了一下,却把门锁了起来,重新来到床前。

  「你、还不去上课……唉呀!」老师吃了一惊,因为我突然把被辱掀掉。她明
明没有脱衣服,却还是反射性地遮掩住胴体。

  我装作悲愤地说︰「都是老师不好,刚刚的事其实是老师自己不好!」然後伸
手抓住她高耸的胸前,用力地搓揉起来。

  一般女性只会觉得痛而已,可是老师刚服下大剂量的春药,登时兴奋起来。

  「你、你做什麽,啊、呜、噢噢……快住手!」她软弱无力地挣扎着。

  「是老师自己穿得太曝露!这麽短的裙子──」我把另一只手深入她的裙底,
放肆地突袭老师的裤底。

  表面像似随便戳,其实每一击都正确打中小阴唇间、或是她发痒不止的淫核。

  老师哀嚎着︰「啊、噢噢,哦呵,你别这样,再这样我要叫了!」

  我继续演出愤青︰「老师尽管叫啊!让我被当成色狼送到警察局,老师就爽了
吧,自己穿着这麽曝露、这麽短的裙子引诱男人,再让男人变成罪犯,很好玩?」

  一边说,一边手不停歇地持续刺激她的蜜豆,老师全身酸软无力,捉着我的手
腕却又推不开,想求救又迟疑着,就这样渐渐被我挑起情慾,几乎到达高潮。

  当然不会让她那麽快活,我却在紧要关头停了手,垂头丧气地退了一步。老师
羞愤难当地怒视着我,那眼神几乎是要把我吃了。

  「……对不起,老师,我一时冲动。请相信我不会再犯了,你要怎麽处罚我都
可以,那我先告退了……」我说完便要离去。

  「等、等一下!」她果然忍不住了︰「你、你说得有道理,老师也在反省。老
师以後不再做这种过分的事了,今天让老师补偿你,帮你发泄好吗?」

  我双眼一亮,高兴地说︰「真、真的可以吗?」便把裤子一脱,将大肉棒掏了
出来。老师看到那巨大的男根,高兴得简直要抓住我拥吻一番。

  可是我却运起九阳锁精功第一式?龙披蛇皮,阳具马上软垂下去。然後,演技
满点地苦笑着对老师说︰「对不起,老师,我太紧张了。」

  「没、没关系……」黛蓉老师简直快哭了︰「老师帮你让他站起来。」

  我羞涩地说︰「如果,如果老师肯用奶奶摩擦我那里,应该站得起来。」

  事到如今她也没空嫌我得寸进尺,连忙把女性西装上衣脱掉、白衬衫也解开大
半,掀起了内衣胸罩。唔!老师乳晕很大,显然是性慾很强;可是颜色却是漂亮的
粉红色,看来经验丰富的女人那儿会发黑只是谣传。

  见机不可失,我立刻骑到老师身上,两手抓起她至少有37E的巨乳,夹紧我的
小弟弟按摩着。唔,虽然舒服极了,可是感觉还有点不够。

  「怎麽还不行……」老师快要发疯了。

  「这样一定行!」我按住黛蓉的额头迫她脸部後仰,她便不由得樱唇微分,接
着我当然老实不客气地长驱直入!

  「呜、呜呜!」她拼命挣扎着,可是我哪会那麽容易放过老师,在她温暖的口
腔和唾液按摩之下,很快胀大起来,胀起来之後黛蓉老师更吐不出来了,只有任我
轻薄。我一边用肉棒插老师的嘴,一边伸手蹂躏她的巨乳,这可是高难度体位。

  好爽啊!我拔出肉棒、拼命射在老师的脸上。

  她哭丧着脸说︰「啊……怎麽这样?不,老师是说……你这样就舒服了吗,还
要不要老师让你更舒服一点?」

  我连忙说︰「如果老师肯吸我的奶头的话,牠应该会再站起来……。」

  老师立刻听话地扑了上来,搂着我的胸膛猛吸着。我享受着这性感尤物的熟练
服务了一会儿,才解除龙披蛇皮功,兴奋地说︰「老师、老师,又起来了。」

  「快、快点。」老师立刻趴在床边,看来她喜欢这种体位。也好,刚刚先用这
种体位制住了师姐,但是没有插,现在插也算一种补偿。

  我从背後搂住黛蓉老师惹火的裸露身躯,掀起她的短裙。

  补充一点,这个色女穿的是吊带丝袜,内裤还穿在吊带外头,可以直接脱掉。
我揭开裙子之後,一把将她淡紫色的底裤脱下,看着那白皙浑圆的屁屁就手痒,忍
不住一巴掌就打了下去!

  「唉呀!」老师呻吟道︰「你怎麽……」

  「老师打过我那麽多下手心,我藉机报复一下,不行吗?」我冷笑着说。这时
她已经如俎上鱼肉,我也没兴趣再演戏,霹哩啪啦连打了她数下臀部。

  这不甚痛,却足以让她的小穴紧紧夹起,然後我的肉棒再长驱直入。

  黛蓉老师终於得到了男根,欢喜地浪叫一声︰「哎!好舒服……不,老师是说
你、哦哦,你舒不舒服?」

  「老师别装了,你明明也很舒服。」我一边淫笑着,一边使劲地抽插起来。

  「对,对,啊啊,噢噢噢,是的,哦呵,老师也,哦呵,老师也好舒服……」
她热辣的胴体韵律地扭动着,娇喘连连。突然见到闪光,惊恐地回头一看,我拿着
数位相机正在「自拍」呢!

  老师惊恐地说︰「你、你干什麽……哎,噢噢,啊啊啊,哦、哦,停、不可以
不要,先停一下……」

  「放心吧,老师,这些照片和影片只供我自己欣赏,只要老师以後也肯偶而让
我『舒服』一下,照片绝不会有别人看到。」我边喜孜孜地说着,一边插得更卖力
了。

  她一边享受着肉体的欢愉,一边心情却恍如跌入谷底,就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下
被推上快感的顶尖、或者说被推入性福的深渊?脑中一片空白,连呼吸也忘了。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色天使|色天使影院|色天堂|色小姐|色天堂|色哥哥影院提供的所有链接均通过搜索引擎生成,内容均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权利人通知,